海之彼岸part.7

埃尔文的第二根鼻毛:

—第七章—
自那之后的一周,利威尔都用是无理取闹的和埃尔文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进行单方面的争吵,之所以说是单方面,就是因为每一次面对利威尔的指责和谩骂,埃尔文只是选择了无尽的沉默去包容他的任性,直到最后,埃尔文打断了利威尔的话,他说:“如果你那么讨厌我和你打电话....我就不打了。”
那句话说完之后埃尔文当真就消失了一样,他不给利威尔主动打电话,就算利威尔之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想道歉,打电话过去也是无尽的语音提醒的忙音,利威尔在想,这个不会发脾气的好先生好像真的发脾气了,这样就好了...这样他就不需要因为看到他和玛丽的亲亲我我而恼怒了,这样就好了,像忘记其他人那样,把埃尔文忘记,然后把这份喜欢藏在心底,默默的关注他就好了。
这样就很好了。
利威尔这么想,却哽咽了,眼睛里蒙了水汽,却最终没有让泪水溢出。
.
新歌的录制也因为利威尔没有写出新的歌曲而推后了发布会,负责利威尔的公司急,利威尔却是淡漠的,他低垂了眼脸,眼底的灰黑也是一静淡然,佩特拉看着他这副模样,不免心酸,好像利威尔一夜间,又变回了那个不会哭不会笑,拒人千里之外,多说一句废话都觉得麻烦的那个利威尔,所以佩特拉有些犹豫,但最后,他还是把那张破破烂烂,用胶布贴满的歌词交给了利威尔,利威尔看着递过来的东西,又看着佩特拉,他的眼神总算有些动摇,悲伤在眼底弥漫出来,佩特拉说:“就算这样...这首歌,也想你唱出来,告诉他你的心情。”
“如果他对你也有意思,就顺理成章。如果他没有,那你就告诉他,这只是歌词,什么都不是....”
.
利威尔犹豫的看着递过来的歌词,接过来细细看着,指腹摩擦着上面的笔墨,落定在最后一句歌词,终于是湿了眼眶,泪水吧嗒吧嗒的落到纸上去。
.
好喜欢你。
.
即使知道背德伦理,即使知道要被世人唾弃,还是想告诉你....想告诉你....
.
想告诉你,我有多么喜欢你....
.
.
........
那之后的两周后,埃尔文终于是打来了电话,不好意思的说手机坏掉了一直没时间拿去修理,太忙了也没顾得上,利威尔哭了,他很委屈,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让他又高兴又委屈,他觉得自己最近像个小姑娘那样哭个没完,可他忍不住,那双眼睛在被家人们骂成不学无术的废物的时候也不曾动容,却在埃尔文的一通电话之下泣不成声。
他扯着嗓子吼埃尔文。
“你就他妈不会借个电话给我打个电话吗?!”
.
埃尔文好像有些犹豫,或者是因为利威尔带着哭腔的声音让他无措,很久很久之后他才开口说:“我以为你讨厌和我说话了.....对不起,让你这么担心....”
.
“我没有讨厌和你说话!我...我喜............”
【我喜欢你。】
那句话最终他没能说出口,最后只能紧紧咬了嘴唇,低着头,握紧的拳头终归是垂了下去:“我是说....演唱会.....你,还愿意来看吗....”
.
“当然,我会拿着荧光棒为你挥舞的!”
埃尔文的心情好像明朗了起来,话语间染上了笑意,利威尔抿着唇,话到嘴边却无法开口说出来....不想失去...不想有一天再也看不到埃尔文对自己的笑容了,不想有一天他再也不会这样满心期待的口气告诉自己要来看演唱会了....
.
也许佩特拉说的法子是最好的,他或许该这么做。
.
.
.......
挂了电话,埃尔文的心情好了许些,最近利威尔对他总是很凶,不耐烦,埃尔文原本以为利威尔讨厌他了,这让他最近实在消沉,但如此听起来,利威尔想必是消了气,还能去看他的演唱会也实在是一通乐事。
.
“埃尔文?在和谁打电话呢?”
浴室的门被打开来,热起从浴室扑出,随即出来的女人挂着白色的丝绸睡衣,雪白的双乳因为热气蒙上了一层水雾,呼之欲出,金色的卷发挂着水珠,薄唇轻启,饱满圆润,双腿修长白皙,诱人无比。
玛丽揉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侧身上了床,半依在床上那男人怀里,似有撒娇又有魅惑的意思。
.
“别玩手机了,你现在的时间该是我的才对。”
玛丽顺着手把埃尔文的手机从他手里抽了出去直接关了机,埃尔文不太高兴的皱了眉头,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
埃尔文答应和玛丽交往了。
这是几天前的事,直接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觉得利威尔讨厌他了,而他也深知不可能和利威尔进一步发展,凑巧回了趟家,年迈的母亲身缠疾病卧在床上,念叨着,想看埃尔文结婚,想抱孙子。
玛丽那天和埃尔文一起去看望的他妈妈,听了老人家这话,直接上去握住了老人家的手说:“阿姨,您放心吧,我和埃尔文会尽快安排婚期的”
.
埃尔文当场想发作,想解释说不是这样的关系,但老人家竟然高兴得落了泪,拍拍玛丽的手说:“好...好....这我就放心了。我就死而无憾了”
.
埃尔文想,或许这也是必然的结局。
利威尔对于他来说终归只是童话,让人感觉美好得不切实际,还是把目光放远,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现在他只想,要是能得到利威尔的祝福,那也是他这生中的美事,那也算是圆了自己母亲的心愿,玛丽的心愿,也是自己的心愿,这大概是对现在局势最好的判断吧,所以他答应了玛丽的交往,打算这次回去演唱会的时候,就告诉利威尔。
.
.
想到这些,埃尔文才舒展了眉头,玛丽正以暧昧的姿势跨坐在他的大腿上,酥胸半露,挑逗的亲吻落在他的脸颊和脖子,最后到了胸膛。
埃尔文当然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他只是垂了眼任着她,但最后当玛丽试图拉开他的内裤的时候他还是轻轻的按住她的肩膀拉远了和她的距离。
“我累了,玛丽,对不起....”
埃尔文这么说,疲倦的耷拉的眼皮,没精打采的模样,玛丽被拒绝了也不恼,稍微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笑容依然得体端庄:“没关系,是我考虑不周,没有照顾到你的想法,才处理完工作,很累了才是,休息吧,我去给你关灯”
.
“好....谢谢你,玛丽。”
“和我客气什么?我现在连人都是你的了”
玛丽暧昧的笑容让埃尔文有些尴尬,他只是淡淡还以一笑,灯灭了,一片漆黑之中他感觉有人钻进他的怀里,竟有一瞬让他看到了利威尔的面容,他身子一怔,晃了晃脑袋,抱住对方的手臂紧了紧,拥入怀中....
.
利威尔....
多希望我的怀里是你。
.
.......
“...辛苦大家了”
新音乐制作的完成伴随着紧张的录制,现在终于是出了新专辑单曲的样片,这次制作的单曲只有这一首歌曲,而且没有拍摄mv,不得不说确实就是赶制出来的,为什么那么匆忙,那是因为,打算在上海演唱会上,每个人凭入场卷可以领取一张碟片,可以说,利威尔这个举动也算是良心回馈粉丝吧。
曲谱是利威尔和专业作曲人合作的,利威尔不擅长写曲,说是一起合作,也只是提出了自己的期望,在一些曲调风格和一些单调上做简单的修改。
.
整首曲子一反利威尔通常的激烈狂妄的重金属摇滚,反而整个曲子的风格婉转,乐器甚至只使用了钢琴,八音盒以及小提琴,这实在不符合利威尔的风格,如果在之前,公司一定会严厉禁止利威尔这么做。
但现在的局势不同往日,人无百日红,花无百日艳。金属摇滚的high唱时代已经过去,如今的利威尔如果只能靠着“情怀”“逝去的青春”这样的字眼撑得老粉丝的爱意的话,终有一天会被新人埋没,退居二三线。
.
所以虽然公司深知利威尔唱情歌不合适,没有感染力,也想要放手一搏,成败再次一举。
.
不过,让公司,佩特拉和大家所惊喜的是,这首歌的词和曲本身就具有打动人心的魔力,虽然利威尔写的词还很青涩,但那样淡淡青涩的爱恋反而比轰轰烈烈的悲伤更适合利威尔,明明是清婉的小调,该是安静的,甜蜜的。
利威尔诠释出来,多了一份爱而不得的悲伤,那种被甜蜜包裹的悲伤揉进了骨子里,实在让人动容,让人不禁去回想到了暗恋的时候,那样纠结的思绪,不禁落泪,却又美好得让人微笑。
.
太美了。
这是利威尔第一次收到这样的赞词,唯一让公司不满的是歌曲的标题,“海之彼岸”这样的标题说实话有些模糊和中二,他们更希望利威尔能改成类似于“好想告诉你”或者“好喜欢你”这样通俗易懂的标题,但利威尔还是坚定的拒绝了,只有他明白,海之彼岸,是那人眼底的最深处,是最靠近他心脏的地方,是利威尔,最想去的方向。
.
.
.......
演唱会的舞台紧锣密鼓的筹备起来,埃尔文早上来了电话,说是已经到了上海虹桥的机场,估计中午些就能到达会场,还说要给他带午饭。
.
利威尔自然是非常高兴的,他不善喜怒型于色,但周围的气场都柔和了很多,佩特拉调侃他说,“是不是要当众表白了很紧张啊?”,原本只是调侃,利威尔却连耳根都红了,叫她别瞎说。
.
中午些的时候,埃尔文说是快到会场了,那时候利威尔正在彩排,结果听了这个电话二话不说扔下一堆人急匆匆的跑去了化妆间,从他背的小包里拿出了一个牛皮纸信封,他轻轻抚摸着信封表面粗糙的纹路,里面是这场演唱会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的票,全场卖得最贵的票,他偷偷自己买了下来,虽然这么做很奇怪,但他想送给埃尔文做再见面的礼物,不知道那家伙会不会喜欢呢。
不知道那家伙会不会高兴得跳起来?
.
这么想着,利威尔就忍不住抿了薄唇淡笑。
埃尔文的电话很快又打到了他的手机上,他接了起来,说是已经到了会场,没看到他的人,利威尔应了声马上来,整理着演出服的下摆,急忙用梳子整理了一下刚才彩排蹦蹦跳跳乱了的头发,拍了拍自己的脸,深吸一口气才跑了出去,他内心很忐忑,又期待,如果埃尔文知道这次演唱会是送他的礼物,他会不会高兴,他会不会接受自己,接受了自己之后,他们会不会...会不会交往?会不会和埃尔文牵手,拥抱,亲吻?
.
利威尔越这么想,越是紧张,整张小脸害羞得通红,神秘兮兮的把信封放在外套的口袋里要给对方一个惊喜,却在进了会场的一瞬间,整张脸都一下子煞白下来。
埃尔文是来了,他身边站了个嫣然的女人,穿着黑色的礼裙,挽着埃尔文的手臂谈笑着,埃尔文好像也挺高兴,他穿了一身黑西装,和身边的女人有说有笑,利威尔突然觉得这是晴天霹雳,浅浅的笑容慢慢变成了自嘲,力量仿佛瞬间从他身体里抽空,他慢慢伫了脚步,远远的看着,看着让他日思夜想的人,变得疏远陌生,他突然想逃离,跑得远远的,看不到他们的地方,然后告诉自己这是假的,但他走不掉,脚底沉重得像绑了铅球,直到埃尔文发现了他,呼唤着他的名字,远远朝他走来。
.
他僵硬的抬着手,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他说:“好久不见...”
埃尔文说:“好久不见。”
他身边的女人还挽着他,非常刺眼,却和埃尔文那么相配,埃尔文像是没有注意到利威尔的情绪波动,他心情像是不错,主动的介绍起身侧的女人:“这是我的女朋友,玛丽,玛丽,这是利威尔,我的挚友,我们一起‘私奔’去过岛上,我跟你说过的,他唱歌特别动人”
听到这样的介绍,利威尔只觉得内心越发苦涩,他知道自己不可以发作,他必须抑制住自己的情绪,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埃尔文总得结婚,总得像正常人那样拥有美好的家庭。
.
挚友?
挚友也不错不是吗,知足吧利威尔,你不能要求更多了...你不能...那么自私任性了。
.
“你好,我是玛丽.蕾娜。总是听埃尔文说起你呢,你是不知道,埃尔文就算和我约会的时候也总是一个劲的提你呢,我差点都以为埃尔文是个喜欢男人的大变态了!”
玛丽这话是在开玩笑,却让埃尔文也有些尴尬,他偷偷的看着利威尔,利威尔像是没什么反应,他的脸还是波澜不惊的模样,埃尔文垂了眼睛,他想,如果利威尔能一辈子都愿意当他的朋友,有一天他有了喜欢的姑娘,不知道会不会也介绍给自己呢,那时候,他又会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呢,埃尔文不知道,他总是笑着,渐渐的,那个笑容越发苦涩,苦涩蒙蔽了双眼,他看不清利威尔眼底的情绪,他不知道对方那苦涩的微笑,和他如出一辙。
.
“您说笑了,埃尔文和我只是谈得来的好朋友而已,他能找到你这么漂亮温柔的女朋友,我也很为他高兴。”
利威尔说得淡然,放在口袋里的手却暗暗收紧,精致的信封被揉成一团,身体止不住的轻轻颤抖着,他紧紧的咬着牙关,生怕稍微松懈,就会忍不住崩溃。
“我还有事要忙,埃尔文,我就不招呼你们了。”
利威尔说着要走,埃尔文按住了他的肩膀叫住了他:“你忘了这个”
埃尔文从袋子里拿出给他带的午餐递给他,利威尔只是静静的看着,最终还是接了下来:“谢谢”
他这么说,一如初见时的淡漠。

评论
热度 ( 23 )
  1. 咸到发苦非鳄鱼螺旋大驼垂直升天 转载了此文字

© 咸到发苦非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