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not escape(无法逃离)

NO.7

皮克西斯将利威尔约在了一家颇有格调的餐厅里。

希腊的秋天并不算冷,雨量开始增多,坐在海边也能闻到咸湿的味道。利威尔穿着休闲夹克,内搭V领薄款印花毛衣,休闲裤和休闲短靴。他喝着咖啡,眺望着地平线,海鸥扑棱着翅膀飞过。

有人徐徐坐下,坐在对面。利威尔收回目光,看到对面坐着一个光头的和蔼老头子。老头把帽子放在桌边,微笑着向服务生点了一杯黑咖啡。

“你好,皮克西斯先生。”利威尔率先向对方打招呼。

老头微笑看向利威尔:“你认识我?”

“这位置是您定的,难道还会有谁坐?”

皮克西斯不改笑容,但是眼里多了一分赞许。

“想吃些什么吗?现在似乎也没有到饭点呢。”皮克西斯的口气听起来就像在是在对自己年轻的儿子一样,“这里的花销都记在我的账上吧,你随意。”

利威尔微微点头:“多谢皮克西斯的盛情款待。不过我还是很想知道您为什么想要见我?”

“那你为什么又要接受我的邀请?”皮克西斯把问题又抛回给了利威尔。

利威尔依然是面无表情:“是的,不过是互相感兴趣罢了。”

皮克西斯饶有兴趣地看着利威尔,利威尔也不躲闪他的目光,自顾自喝着拿铁。服务员将皮克西斯的黑咖啡端上来,皮克西斯清呷一口。

“我和你之间的交易也不下三次,我们之间的合作很愉快,没有横生什么枝节,但是有一件事我一直都很好奇。因为我们之间有一场交易,你失败了,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

利威尔陡然握紧了杯把,他的职业生涯中只有一次的失败,那就是……

“我想知道,你和史密斯家族的家主埃尔文·史密斯到底是什么关系?”

利威尔看着拿铁,一瞬间的愣神。他该怎么说,他要怎么说,他应不应该说,短短的时间,权衡利弊许久。

“您希望我和他是个什么关系?”利威尔反问。表面上他看起来十分平静,内心却因这个问题激起了千层浪。

“我当然希望你和他没有什么关系。”皮克西斯上下打量了一下利威尔,神色自若,“因为三年前,刺杀史密斯家主的委托,就是我发出的,也是你接下的。当然那次的委托你并没有完成,也并没有全身而退。我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却没有做好你会受着重伤活着回来的准备。史密斯家族在面对刺客的时候,绝对是不会留下活口的。所以我就在想,表面上毫无关系的你们,是不是在私底下也没有关系呢?”皮克西斯一如既往的亲切和蔼,说的话却像一阵冷风刮过,冻得利威尔直哆嗦。

利威尔又喝了一口摩卡:“您想多了,我高攀不起。”

“那给我一个理由,不为过吧?自从这件事后,你接的委托的要求里,不包括凯尼·阿克曼,也不包括埃尔文·史密斯。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拒绝杀他们?Levi,你的称号明明是‘人类最强’,而你的父亲凯尼也区区‘割喉者’的名称而已,难不成你是在害怕?”

利威尔实在拿捏不准自己面前那个老头子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凯尼和埃尔文他一个都不想招惹好吗?

“我不愿意干的事就是不愿意干。”

皮克西斯笑了:“真是个诚实的孩子,事实真是这样的吗?”

利威尔喝完了摩卡,杯子放回盘子上:“凯尼毕竟在血缘上还是和我有那么一点关系,我不想杀了他反倒给自己留下弑父的坏名声,这是我的职业原则。至于埃尔文,我杀不了,上一次就是一次案例。因为他们的守卫和预警系统实在是太过于严密,而我这边只有三个人,所以我杀不了。皮克西斯先生,当年的失败是我年轻气盛,就算是现在让我去杀了埃尔文也是强人所难。”现在想想,还让自己去杀埃尔文,自己下的了手吗?

“呵呵,是吗?连你都杀不了他,你觉得还会有谁能够杀了他?”

“为何皮克西斯先生执意要杀了埃尔文?”

“在道上混的谁不想杀了史密斯家主?”

利威尔冷笑一下:“凯尼虽然从严格上来说他是雇佣兵,但是可以让他去试一下杀一杀埃尔文。他又不怕死,能力也不比我差,让他去岂不是更好?”

皮克西斯微微一笑,夕阳斜斜地照过来。

“其实我们的安逸日子过得太久了,久到我们都忘了互相倾轧的同时,有人却在坐收渔翁之利。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是那个组织的人。”皮克西斯开口,缓慢地说“成员未知,成员身份未知,能力未知,他们所有的一切资料我们都没有,知道他们是谁的人,除了他们的上司,就是被他们杀死的目标人物。”

“WOL,国际警署的王牌。”利威尔面无表情道。

皮克西斯难不成想一窝端了WOL?呵,这老头子看起来一副和蔼的老绅士模样,没想到野心这么大,胃口不小,想要一口吞下这难咬的骨头。利威尔冷笑了一下,嘴角的弧度太小,无人发掘。

皮克西斯抬手看了一下手表,笑问:“时间不早了,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必了,有人打算邀请我们吃枪子儿。”话音刚落,利威尔面前的咖啡杯就爆裂开来,耳边响起了女客人们的尖叫声。与一派混乱相对比的,是作为当事人的皮克西斯的淡定。

“五十万英镑,保证我毫发不损。”皮克西斯开口。

利威尔站起来:“如果情况危急,我会选择自保,钱自然没有命那么重要,皮克西斯先生。”他一脚踹开了椅子,藏在袖口的折刀也亮了出来。敌人从门口鱼贯而入,利威尔一个漂亮的转身下蹲,躲过攻击,加上一个扫堂腿扫下一个人,另一个人也被同时绊倒,手中的MP5转到了利威尔的手上。利威尔不想杀人,只是一个人赏了一个枪托敲晕了他们。眼角余光瞄见有人已然靠近皮克西斯,利威尔单手撑在桌子上飞跃而去,已缴费过去撂倒了那个人。

“好身手。”此时危急时刻皮克西斯还有心情夸奖利威尔。

“你从门口出去吧,他们不是针对你的,那五十万英镑你可以省下来了。”利威尔冷冷地说,“公然使用枪械,真把雅典当纽约使了。”他活动活动筋骨,杀气渐显。手中的折刀旋转着,发出冷冷的光。

一个棕褐色短发的年轻男人从偏走进来,戴着一个黑色的口罩。他眯了眯眼:“情报果然不错,大名鼎鼎的杀手先生Levi,和糟老头子皮克西斯,这下可真的是赚了个满盆钵了!”

利威尔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掌,被那个年轻人挡住。利威尔手腕一转,抓住年轻人的胳膊,反手一拧——年轻人顺着那个方向转身,一掌推开了利威尔。利威尔松手倒退了几部,冷笑:“看你的鼻梁及眉骨,应该是欧洲人,没想到中国的咏春也学得惟妙惟肖,佩服。”

“哪里,Levi擅长的关节技法和太极才是精髓。”年轻人举起了他手中的勃朗宁,“我没那么多时间,你的命固然值钱,我的时间也十分宝贵,不然我们速战速决,让我两全其美,如何?”说吧,便扣下了扳机。

皮克西斯“噌”地站起来,一把寒光冽冽的刀就立在自己的脖颈上。身后传来一道冷冷的女声:“我的刀可不长眼,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呵呵,现在的小女孩,做事风格真的是越来越大胆了。”皮克西斯说,“你是新人吗?”这句没头没脑的问题令持刀的女子愣了一下,却丝毫不敢松懈。

子弹扫过利威尔的脚下,利威尔趁势闪到一边,捡起了MP5,向对方扫射过去。他也确实看到皮克西斯被人挟持,但他也说了,他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才会实施保护。现在都自身难保,哪里还有时间管这老头子?不过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就这样死了,真不知道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MP5算式冲锋枪的一种,射击较为密集。年轻人侧身下蹲躲到桌子后,勉强抵住攻击。之前被撂倒的三人纷纷苏醒,见到利威尔拿着枪,也同时对利威尔发起攻击。利威尔用MP5挡住一个人的枪,一击重拳直击面门,打得那个大汉眼冒金星,还未缓过来,利威尔的一个过肩摔把另一个大汉甩到他的身上,两个人一起摔到边栏处。第三个人的右手被利威尔扯到脱臼,一脚踹向别处去。年轻人趁势起身开枪,子弹擦过利威尔的脸庞,一丝鲜血流下来,火辣辣地疼。

皮克西斯重新坐回去,喝着黑咖啡,仿佛在看真人版动作大片,一点都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畏惧的表情。

“OK!Stop!”大汉们挣扎着站起来,正欲攻击,年轻人却抬手制止。

利威尔手中的MP5,枪口正对着年轻人,右手转动着折刀,嘴角勾起一丝冷冷的嘲讽的笑容。年轻人现在是明白了与列进行近身格斗,分明是在找死。

“三笠,不想让你的雇主死的话,就放下你的武士刀。”

挟持皮克西斯的,正是三笠。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脸的下半部分埋在她那红色的围巾里,手中的日本长刀横亘在皮克西斯的脖颈处,眼中的杀气满满。

“你们三个,都退下,退下!”年轻人不畏惧利威尔手中的枪,挥手让大汉们撤离。那三个大汉不敢多有疑问,立刻有序地退出,只留下四个人两两对峙。

“看不出来,你身手不错,和其他的军火商不同。艾伦·耶格尔,没错吧?”利威尔开口。

“没错。”艾伦摘下口罩,“好眼力,Levi,久仰。”

皮克西斯突然伸手握住三笠握刀的手腕,压下来:“年轻人就是心急,,一点点事,不至于大动干戈的。”

三笠刚要甩开皮克西斯的手,却发觉手腕似有千斤重。看着皮克西斯风轻云淡的模样,心想这是惹到了一个深藏不露的人物了吗?她又尝试了一下,结果依然是徒劳。

艾伦眯了眯他的绿色眼眸,若有所思。

这小小的露天餐厅只有这四个人。

“Do you have a brave and free heart?I have wind ofliberty.”皮克西斯慢慢悠悠地说,一句话落在其余三个人的心里如同雷击。

“My liberty,my winds,in the sky,the father sky.【我的自由,我的羽翼,在天空之中,更遥远的天空】”

 

埃尔文回到了意大利,走进了罗马本家的别墅。管家跟在他的身后:“记住,您这两个月未回本家,一月一次的例行会议无法正常进行。所以,希望您能按时回来开会。”

“你的意思?”

“不,不敢,是家族人员的意思。”

“例会的工作无法正常进行?那帮吃闲饭的饭桶废物真好意思给自己找借口。”埃尔文走进书房,桌子上摆着起码二十份文件,他随手拿起翻了一下,就让到一旁,“不过是几个赌盘出了点事,特里司解决不了吗?本职工作都做不好,别有脸姓史密斯也别有脸在这里呆着。”

特里司是埃尔文的叔叔,一直协助埃尔文掌管家族旗下经营的赌场和投资的领域。埃尔文见到这些文件无甚大事,颇有些恼气。“不到事情真的无法自己解决,就不要往我桌上堆,知道吗。”

“是,我会转告特里司先生的。”管家说。

“帮我去泡一杯咖啡,通知各位,明早九点召开例会。”埃尔文坐到书桌前,“之后除非天大的事别来烦我,我现在谁也不想见,我见一个打一个。”

管家应声退下,埃尔文烦闷地抓了抓头发,抄起文件就开始看。约莫半个小时后,管家泡好了咖啡,轻轻地放在埃尔文触手可及的地方,然后退出。此时的埃尔文圈起了文件中的几组数据,眉头紧皱。他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最近华尔街的报价正常吗?”

“你神经病啊?要不正常我早打电话给你了。”对方没好气地说。

“我有一家公司的股票标明每股股息7.6美元,但是和华尔街给出来的数据有差异……”埃尔文说。

“你的哪家公司,帮你查查。”

“PGC。”

对方似乎是喷出一口水:“我的妈呀7.6美元?你们史密斯家的会计吃屎长大的啊?PGC这三个月一直在跌,耶稣都救不回来的那种。估计是你们那边有人胆大包天作假了,故意诓骗一下你。”

埃尔文轻轻用钢笔敲着桌面:“你倒是挺了解的。”

“你付我钱了,我总要做点事对得起钱啊不是吗?说实话把资金大部分放在西方国家已经不顶用了,不如你试试把重心移向中国那边,毕竟那边……诶在听?”

埃尔文回过神来:“中国的确市场潜力大,而且是我亲自监督的我明白他是什么样的市场……”埃尔文的话突然戛然而止,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求你说话不要大喘气行吗,我总觉得你这样是被干嘛干嘛了。”

埃尔文开口:“你觉得那个人能够利用资金来整垮史密斯家?”

“你问这个问题是白痴吗?暂且不说谁有这个胆子来搞史密斯家,谁有那么多钱来搞史密斯家?你们家几百年甚至可能上千年的家族历史,积累起来的财富更是不可计量,搞你们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资本,一毛钱不要去惹一百块的金钱玩家。如果是皮克西斯的话倒有可能,但他似乎更喜欢暗杀美学啊残酷美学啊一类的中二美学思想,和金钱靠不上……喂?别不说话让我一个人讲单口相声啊!”

“我在听。”埃尔文说话的语气有了一丝变化。

“怎么?想到了什么?”对方听出了埃尔文的不对劲。

埃尔文深吸一口气:“可能……史密斯家内部要开始内讧了。”

“卧槽?”

评论
热度 ( 13 )

© 咸到发苦非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