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性恋爱

团:牙医,30+

利:动物园工作人员负责鳄鱼池,即将到达30

 

  1. 有ooc,请不要介意,我自己的梗有着我自己的恶趣味。
  2. 我就是那条鳄鱼,我很喜欢隔壁那块区域的羊驼,我喜欢吃肉。

 

Part.1分手事件

“你凭什么和我分手?凭什么?!”那个妆容精致的女人眼冒怒火,手紧紧握着装着柠檬水的杯子,“我们都快要结婚了埃尔文!!”

她面前的男人——埃尔文,切下最后一块牛排,优雅地送进嘴里,细嚼慢咽。美得惊心动魄的蓝色眼眸始终没有抬起来看着对方。

“玛丽,咱们都是成年人,理智点可以吗?谁对谁错,自己心里不是很清楚吗?”埃尔文用餐巾抹了抹自己的嘴,看着玛丽,说。

玛丽的神情变了一下,有些难堪的脸色浮现在面庞上。

“你怎么不吃呢?这可是咱们俩最后一顿饭了,就当做好聚好散成不?”埃尔文体贴地说,“你最爱的红酒,黑椒牛排,配菜和甜点,我可是没记错吧?”

玛丽死死抿着嘴唇,她知道的,埃尔文就是这样一个人,太过冷酷太过无情。

“我……我不想分手……”玛丽哭了,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埃尔文只是冷冷看着她,不多言一语。只是挥手叫来服务员结账,任凭玛丽在那里哭哭啼啼的。

“你当时在和你上司鬼混的时候就该想到你会有这个结局的,玛丽,我对你实在是太好了,以至于我居然在看到你的时候没有抓奸在床。”埃尔文说,“我走了,这最后一顿,当我请了吧,咱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避免脏了我的眼。”

埃尔文起身要走,玛丽也慌忙起来,急匆匆地抓住埃尔文的手:“不要,不要和我分手好不好……”

“你放手好么,公共场合不要拉拉扯扯的。”埃尔文冷冰冰的眼神看着玛丽。

“埃尔文是我一时鬼迷心窍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我、我保证我一定和他断得干干净净的以后我也不会背叛你……”

埃尔文只是想挣脱开玛丽的手,甩了一下两下,就是甩不开。他想反正都分手没啥关系了怜香惜玉个什么劲啊,然后就用了点力气——

“啪!”

“诶哦我操!”

泪汪汪的玛丽和冷冰冰的埃尔文转头,一个年轻女人扶着一个捂着脸的男人在一旁。

埃尔文愣了一下:诶嘛刚才……打到人了?

“诶诶诶诶利威尔你没事吧?”年轻女人问。

那个男人好一会儿才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妈的……分手不要使用暴力啊先生……”痛得表情都扭曲了。

埃尔文连忙去拉对方:“不好意思先生你没事吧?”

“嘶……好疼……你下手真狠啊,分手也要看看旁边是不是有人在啊。”利威尔总觉着自己的牙齿要崩掉了。

“那什么,要我……”

利威尔挥挥手:“你们继续分手啊,别他娘的又继续伤人了。嘶……佩德拉,咱们回去吧下午的工作挺忙的……”

佩德拉担忧地问:“你真的没事?看你好像挺痛苦的。”

利威尔点头,然后两个人走了。

玛丽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收到了埃尔文的一记狠瞪。

“我不关机你今后生活怎么样,交什么人受什么委屈有什么困难,都不要来找我,我不想见到你,我也不想认识和熟悉你这种令我恶心的女人。”埃尔文丢下一句狠话后,愤然离开。

只留下玛丽在原地狼狈地哭泣。

 

Part.2拔牙事件

埃尔文·史密斯,自立门户的牙医,黄金单身汉,双性恋,长得帅人也选择性地好(等等选择性地好是怎么回事)。

昨天,他经历了一场人生中最为悲伤的事(?),那就是分手。前女友玛丽背着他和她的上司在一起,某天晚上埃尔文突然想去看看玛丽,来到玛丽家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两个赤条条的人影在床上滚来滚去,还发出不可描述的声音。

埃尔文一下子就懂了,然后分手。

现在他坐在办公室里,转着笔发呆。他喜欢玛丽,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欢,可能连爱都到达不了。被出轨,分手,他除了有点郁闷,确实也没什么了。

唉,到头来总是觉得男人好,或者是炮友也不错。

“埃尔文,我女朋友找我,这个病人就拜托你了啊!”外面同事的好友三毛嚷嚷道,然后就没声了。埃尔文也懒得应,伸手拿过护士递过来的病单。

“利威尔……”一抬头,就是一张捂着脸幽怨的人坐在对面。

“你啊……怎么会是你啊。”利威尔忍着痛说。

埃尔文见他这样子突然觉得他有点可爱,不由得扑哧一笑:“我就是牙医啊,你牙疼不见我要见谁啊?”

利威尔一脸的幽怨:“你知道这是你打的吗?”

埃尔文收起笑容,担忧地问:“啊抱歉我不知道……当时下手很重吗,怎么肿了?”他看到利威尔的脸已经很明显地肿起来了,挤得利威尔的眼睛要眯成一条缝了。

“本来智齿没那么严重的,你一打,晚上下班就肿了。”

埃尔文对此表示万分抱歉,同时开始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可爱。

让利威尔张嘴看了一下,埃尔文说:“拔掉吧,不然太影响你了。他已经松了,放任他不管的话,会影响你其他的牙齿的。”

利威尔问:“打麻药吗?”他最怕疼了。

“不打麻药会死的嗯……利威尔。”埃尔文低头看了一下名字。

利威尔皱皱眉头,艰难地点了点头。然后就捂着腮帮子去打电话请假了。

 

拔完牙后,利威尔继续捂着腮帮子坐在沙发上。

“那个,放在伤口的棉花是帮你止血的,你轻轻咬紧了就行了,后面我会提醒你拿掉的。”埃尔文坐到利威尔面前,跟他说注意事项,“你拿掉棉花后不要去碰伤口,不要大声笑和说话,不要大力吞咽口水。2个小时候才可以吃一些流质食物,千万不要碰到伤口那边,切忌这几天不吃辛辣的东西,不抽烟喝酒。如果5天后还有出血和疼痛,一定要来找我,知道了吗?”

利威尔不敢说话,只是点点头。

“那什么……对不起啊……”埃尔文抱歉一笑,“昨天是我不对,搞得你现在这么受罪。医药费就免了,当做给你的小小补偿。等一下我再给你开止疼药,疼你就吃几粒。”

利威尔还是点点头。

埃尔文发现,利威尔似乎挺适合自己心目中对于伴侣的要求的,不仅仅是炮友关系。

 

Part.3倾心事件

利威尔是动物园里的饲养员,负责鳄鱼池那一边的。他养的鳄鱼都很听他的话,在他手里一条比一条温顺。不过他最喜欢的就是那条暗绿色金色眼瞳的鳄鱼,虽然每天都是懒懒的,但是就是觉得好可爱好霸气。

“king,来这里,给我抱抱。”利威尔向那条叫做“king”的鳄鱼招呼,旁边也放着肉。

King慢悠悠游过去,然后爬上岸,懒懒地甩尾巴。

“想我吗?”利威尔摸摸king,他因为拔了智齿,就向动物园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一个星期没来,没有见到可爱的king,想死了!

King甩甩尾巴,表示自己的心情。

利威尔微微一笑,,往king的嘴里扔了一块肉。

员工区里,佩德拉双手环抱:“啊呀,这样的利威尔真的又帅又可爱的!真的可惜他居然喜欢的是男人……”同事都知道佩德拉喜欢利威尔可是利威尔是个弯的,不免扼腕叹息。

“啊呀啊呀,我家佩德拉妹子这么好这么可爱,不缺利威尔一个人啦。”隔壁串门的兽医韩吉搭上佩德拉的肩膀,“利威尔个子那么矮,脸又臭,估计这辈子就打算和他可爱的king在一起了。”

“啊呀韩吉姐你不要这么说啦!”

 

埃尔文今天休息,刚好姐姐和姐夫临时出差第二天才回来,就把儿子托付给他照顾一天。他的小外甥叫阿明,是个很可爱的五岁小男孩。姐姐说阿明很想来动物园,埃尔文索性就带他来动物园,把三毛扔在诊所不管了。

“舅舅,那个鹦鹉真的好厉害啊!”

“嗯嗯,学小阿明的声音很像吧?”

阿明点点头,笑起来特别可爱,还有两颗可爱的小虎牙。人多的时候怯生生地抓着埃尔文的手,乖乖的特别好带。一向不怎么喜欢孩子的埃尔文都喜欢这个小家伙了。

“舅舅,我想去看鳄鱼,可以带我去吗?”阿明问。

“好呀,阿明累不累?累的话舅舅抱你哦。”埃尔文说。

阿明羞涩地点点头,埃尔文就把他抱起来,往鳄鱼池那里走去。

来到鳄鱼池的时候,阿明激动得让埃尔文放他下来,立刻趴到栅栏那里。埃尔文跟在身后,说着:“别跑那么急,小心脚下等会儿摔了。”

阿明一眼就看见了king和正在喂king吃肉的利威尔,满脸开心,大大的笑容展现在脸上。King似乎是也看见了阿明,懒懒地动了一下尾巴。

埃尔文走到阿明身边,掏出手机给鳄鱼拍照。结果摁下快门的一瞬间,利威尔侧过了头,带着浅浅的笑意。埃尔文翻看照片,惊喜地笑了一下。

“利威尔。”埃尔文喊道。

利威尔回头,看到埃尔文和一个跟他长得有点像的男孩子在栏杆外面。他拍拍king的头,走过去。

“你带着你的儿子过来玩?”利威尔问。

埃尔文摸摸阿明的头:“什么我儿子,我外甥,我姐姐的儿子。阿明,叫叔叔好。”

“叔叔好。”阿明一下子抓住了埃尔文的手,天哪这个叔叔看起来好凶。

埃尔文看到阿明的反应,再看看利威尔的表情,不由得笑了一下:“阿明别怕啊,人家叔叔不凶的。抱歉啊,孩子有点怕生。”

利威尔看了一下阿明:“想去摸一摸king吗?”

阿明的眼睛又亮了起来:“诶诶诶诶可以吗?”

“|你不喊这么大声的话,我可以带你们进去哦。我一会儿叫一个大姐姐悄悄带你们进来,我也把king带过去。”利威尔说。

之后利威尔让佩德拉把埃尔文和阿明领进了池子隐蔽的一侧,利威尔则把king带过去。阿明看起来十分喜欢king,但是不敢摸。利威尔牵起阿明的手,把阿明的手放在king的头上。King温顺地闭上眼,打了个呵欠,吓得阿明立刻缩回去。

“估计是困了,让king回去睡觉吧。”

阿明点点头。

出去后,埃尔文说:“没看出来你挺喜欢小孩子的嘛。”

“因为是你领来的啊。”利威尔看了一眼埃尔文,说,“有空过来玩。”

埃尔文笑意渐渐扩大:“嗯好,谢谢你,也谢谢你的king。”

利威尔含糊应了一声,向埃尔文告别后又回去工作了。

牵着阿明的手,埃尔文看着利威尔的背影,笑得格外开心。

他发现,自己真的蛮喜欢这个被自己不小心打断牙的暖心的动物饲养员。

 

Part.4滚床单事件

酒吧里,埃尔文点了一杯威斯忌,和三毛碰杯喝酒。此时一个穿着白T恤牛仔裤腰间绑着红格子衬衫的一个眼镜女走过来,特别不见外地挂在三毛身上。

“你还真陪埃尔文来了啊,你不是说不喜欢酒吧的味道吗?难不成你害怕他怂?”

三毛宠溺地顺顺眼镜女的马尾,说:“我怕你无聊,韩吉。”

韩吉撇撇嘴,伸手抢过三毛手中的威斯忌,一饮而尽。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韩吉和三毛是一对的,酒吧里牙医配兽医听说更好看(个屁)。韩吉得知埃尔文和玛丽分手了,拍手称快的同时打算要给埃尔文介绍对象。埃尔文实在推脱不过,就说答应看看。

“我跟你讲哦,我给你介绍的这个你绝对会喜欢。你也别老是找那些妖里妖气的女人啦!像你这种优质男谈女人就有点浪费啦!”韩吉推推眼镜笑得邪邪的。

埃尔文有点苦笑,他实在是有点不敢相信韩吉的眼光……

“昂?你到了?来啊吧台这边,两个金灿灿的脑袋还有我看得见吗?”韩吉一边接电话一边从三毛背上爬下来,四周环视。突然向某一处招手,对方回应了一个微弱的手机屏光。

埃尔文此刻突然有点期待韩吉领回来的人。

“韩吉,是这里……埃尔文?”来人戳了戳韩吉的腰,看向埃尔文的时候就明显愣住了。

埃尔文看到他的时候也愣住了,但是也很快就回过神来了:“原来韩吉要介绍的人是你啊,利威尔。”

利威尔这是满脸窘相,韩吉说有个聚会想让他认识一个人,他想自己反正晚上也没事就过来溜溜,没想到会遇上埃尔文。

他对埃尔文的印象不是不好,相反还是觉得还不错的,不然在动物园的时候不会走后门让埃尔文的小侄子阿明去摸king的。他是个同性恋,对埃尔文这样有魅力的男人总是有些好感的,但他不确定埃尔文和他是不是同类人,所以不打算轻易出手。

“啊……真是好巧。”利威尔微笑示意。

三毛和韩吉愣了一下,然后韩吉一巴掌拍到利威尔的背上:“我去,你俩认识的啊?怎么不告诉我我还想给你个大大的supires呢!”韩吉很伤心,但是韩吉不说。

利威尔点了一杯特调“crazy”,被迫坐在了埃尔文的身边。

“啊对,没错,韩吉和我就是一家动物园的。她是兽医我是动物饲养员,我俩工作互不相关,我和她没关系。”利威尔淡淡地说。

“哦个死矮子,谁他妈想和你有关系啊!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你不要太羡慕!”韩吉一把勒住三毛的脖子,三毛冷不丁被勒,还保持着一脸懵逼的状态。

“谁要羡慕你啊?你男朋友看上你算你八辈子积了天大的阴德了。”利威尔反唇还讥。

“你那张别人欠你几千亿的臭婊脸老是摆在脸上你要是有人愿意要你你才是祖上积了八辈子天大的阴德!”韩吉又骂回去了。

三毛拦住韩吉:“诶好啦好啦今天要开心一点啦。”

“对了今天我们就把一件事好好解决清楚。”利威尔深吸一口气,“说!干嘛拦住king的恋爱道路?”

“我操放任你的小鳄鱼去咬隔壁的羊驼吗?”

“真爱是不分物种的!”

通过韩吉的迷之努力,四个人活跃起来,之后就演变成了两两一组的拼酒,最后的下场当然是……

 

宿醉的头痛疼醒了利威尔,他揉着太阳穴醒来,伸出光裸的手臂去摸枕边的手机,看时间……哦,九点了,周六啊,自己是下午的班呢。

利威尔又翻了个身,就看到还在熟睡的头发散乱的埃尔文。然后他懵逼了,撑起身子想起床却感受到那一处传来难以启齿的疼痛。

我……勒个去……利威尔一脸痛苦地倒回去,动作之大,惊醒了旁边的埃尔文。

“你醒了……你没事吧?有没有很难受?”埃尔文直起身,去摸利威尔的脸,“还好……没有发烧。昨晚我……”

“昨晚我们真的上了是么?”利威尔的脸有点冷了下来,脸色有点难看。

埃尔文当然看得出来利威尔应该是不乐意的,所以没有多说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没发烧,昨晚也没受伤,还好。”

利威尔黑着脸掀开被子,光裸的身体上全是情欲留下的痕迹。他下床去捡地上的衣服,忍着疼一件一件穿上身。埃尔文坐在床上,开口:“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利威尔的动作顿了一下,果断回答:“不愿意。”

“我觉得我喜欢你,而且我们……”

“对不起,我喜欢循序渐进。上床后谈恋爱,你当小孩子过家家呢?!”利威尔冷眼看过去,把自己穿戴整齐了,“哪怕这是我先开头,也麻烦你把我打醒。”

埃尔文又是一愣,然后扑哧笑开了:“你不过是不做无把握之事罢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了解你你不了解我单单就上床后谈恋爱就像在玩过家家?”|

被戳到真相的利威尔冷视着在床上裸着身子的埃尔文,一言不发。也许是吧,他应该是在感情上有些胆小,他也确实不做什么无把握之事,什么都要知根知底才会放心。

埃尔文也掀开被子下床:“等我吧,我送你回去,你这样一个人估计也回不去。”之后在衣柜里找了一套衣服穿上,“如果有下次,我会把你弄醒的。对不起了,利威尔。”

“我不希望我们还有下次。”

 

Part.5鳄鱼事件

埃尔文和利威尔的滚床单事件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两个人也没有见面。

其实之前的见面都是碰巧的,偶然的,两个人也没有留下什么联系方式。埃尔文最多也就知道利威尔住在哪里,但是冒冒然地去找他,估计好感度会刷下来。

阿明很喜欢埃尔文,觉得这个舅舅特别好,所以自从上次和埃尔文呆一起后就一直心心念念着什么时候再和舅舅一起玩。刚巧阿明有一个作业是动物园观察一个动物并且了解它的习性,阿明的妈妈就让埃尔文带他去动物园。

“姐,不好吧……|”虽然这样子可以见到利威尔,但是现在两个人搞得关系有点僵,见面的话估计就真的会尴尬。

“没什么不好的,阿明很喜欢你,你现在也没什么事要做不是吗?”

最后阿明和埃尔文还是出现在了动物园里,阿明一脸的兴奋而埃尔文则是一脸的无奈和郁闷。刚走没两步,就看到了提着医药箱的韩吉。

“你今天要给动物检查?”埃尔文问,“很忙的样子?”

韩吉难得的严肃:“昨晚上有人打算潜进来杀鳄鱼要扒鳄鱼皮,伤到了king。利威尔一晚没睡就在那里看着king,现在鳄鱼池那边是关闭不开放的,利威尔的话最好也不要去找他,他正气头上见谁就杀谁的那种。”

阿明瞬间变成担忧脸:“啊……king没有事吧?利威尔叔叔也没有事对吧?”

“king被割了几道伤口,没事。利威尔当晚没有值班,值班员是个女孩子,被迷晕了。”韩吉的眼里蒙上一丝阴狠,“妈的让老娘知道是谁老娘一定剁死他!”

阿明扯扯埃尔文,一双大眼睛看着有点微微出神的埃尔文。

“我去看看他吧,之前看到他那样子想来真的很喜欢他自己养的鳄鱼。”埃尔文拉着阿明的手向鳄鱼池走过去。

 

佩德拉看到一个高个子金发男人带着一个小孩向鳄鱼池工作人员处走来,连忙迎上去:“不好意思先生,鳄鱼区域现在暂时不开放,请您观赏其他地方,谢谢合作。”

“我是来找利威尔的,请问他在吗?”

佩德拉一愣,也没说什么,只是拿起了对讲机:“利威尔你在么,在的话请过来工作人员咨询处这边,有人找你。”

不一会儿,利威尔带着憔悴的面容走过来。抬了一下眼,有些惊讶:“埃尔文?”

“我今天和侄子来动物园做他的科学作业,本来想看看你的鳄鱼和问问关于鳄鱼的事,却没想到出了这件事。你现在还好吗?”埃尔文问。

利威尔摇头:“昨晚看了一晚上的录像,只有一张模糊的脸,而且他们是团伙作案。”他确实很累,但是他更心疼自己的鳄鱼。King的品种是扬子江扬子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省动物保护协会是记录有名单的,king的受伤也惊动了市政府。如果不尽快破案,怕是要有更大动静。

“利威尔叔叔你不要太难过,king会没事的,警察叔叔也会抓住坏人的!”阿明也走过去抱住了利威尔,小男孩的身体软软的,似乎给了点安慰给利威尔。

利威尔摸摸阿明的头,看着埃尔文:“我没什么事,你们去玩吧。”

“你昨晚一晚没睡,也不去休息?”

“我自己的鳄鱼我自己负责。”

埃尔文目光深沉,说:“我陪你。”

利威尔想立刻拒绝,阿明帮着埃尔文挡住了利威尔的拒绝:“叔叔你让我舅舅帮你吧,我舅舅可厉害啦!以前可是当兵的打架超级厉害!”

利威尔叹了口气,说:“你们先玩吧,埃尔文你要真来帮忙,今晚八点也是这里好了。”

埃尔文点头同意。

 

晚上八点的时候,埃尔文准时出现。利威尔疲惫的脸上出现一丝笑容:“想想其实你是个挺好的一男人的,也奇怪了怎么你女朋友和你分手?”

“大概觉得我的钱还不够多。”埃尔文耸肩。

仔细看了一下地图,埃尔文说:“你看,你的鳄鱼池后面其实不是动物园的范围,过个两三公里是可以到出城公路的,也就是说……你们的护栏肯定是有漏洞!”

利威尔一惊。

“你那个被迷晕的女孩子是哪个?”

“早上你见过的,她有过抵抗,但是女孩子对两三个男人难免有些差距。”利威尔揉揉太阳穴,“说起来我们确实没有去过护栏那边,你要不要陪我去?”

埃尔文点头。

两人拿着电筒往护栏那边去,还没到,就看到有人影窜过去。利威尔二话不说就追上去,埃尔文没来得及拦住他。之后他又往护栏那边走了几步,就看到有一个人冲他跑过来。他目光一冷,率先一脚就踹过去。

利威尔别有对讲机,已经呼叫保安过来了,之后就一把抓住对方的领子一拳就招呼过去了:“我去你丫的敢伤我家的鳄鱼看我不怼死你!”

对方也不甘被打,也开始回手了。

保安率先赶到的地方是埃尔文那边,埃尔文那边那位早就被他收拾干净了。把那人交给保安解决以后,立刻赶往利威尔那边。刚跑到那边的时候刚好就看见了对方拿着一块砖头砸向了利威尔的脑袋。

埃尔文那一瞬间就开始火大了,想都没想一拳加一脚撂倒了对方,刚好保安也火速赶到了,迅速制服。

“你没事吧?!!利威尔回答我!!!”

“吵吵吵吵个屁老子觉得老子还能拯救一下自己……”

 

那两个人确实是伤了king的犯罪嫌疑人,目前已经缉拿归案,正在审讯。头被包了厚厚一圈的利威尔抱着king痛哭流涕,king甩着尾巴,似乎是在安慰利威尔。

埃尔文还是有些惊魂未定。

“利威尔……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重新……了解对方,按你的节奏来,我们试着谈个恋爱。”

 

尾声

利威尔最终答应了埃尔文的请求,尝试忘掉曾经酒后乱性的事,重新认识对方,试着谈个恋爱。他发现,两个人在感情上十分契合。

其实在那一天,埃尔文说出“我陪你”的时候,利威尔就有些心动了。那一晚埃尔文带着一点点的心疼的大喊,也已经突破了利威尔的心。

其实想要的恋爱,不过就是互相在意的人在一起,不是么?

“利威尔,king的牙齿好像有点问题。”

“昂?要是要拔掉的话你就和韩吉一起动手吧,但是不可以伤到king。”

“遵命,老婆。”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咸到发苦非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