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not escape (无法逃离)

NO.5

日本的东京在十月份的时候已经染上了些许的凉意,学生们换上秋冬系的制服,白领们也穿上了西装外套。街上人来人往,无一不彰显着这座城市的繁华。

在一处别致的别墅里,院子的树正在因风而簌簌作响。三笠背对着小院,一只脚立在榻榻米上,另一只脚伸直掰到了头顶,闭着双眼,呼吸平稳。有一只手掌立在胸前,好似僧人。此时风轻云淡,天气刚好,居院闹中取静,正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家主。”须奈的声音从拉门后面传来。三笠未睁开眼,只是淡淡出声示意须奈进来。

须奈拉开了门,Iphone6S好好地摆在托盘上。三笠没做出反应,须奈便拿起Iphone6S,滑开,为三笠朗读邮件内容:“尊敬的加藤小姐,初次来到日本,十分想拜访您,并与您谈论一些事宜。若能应承,在下感激不尽。”往下一拉,“署名是艾伦·耶格尔。”

三笠图章睁开眼,然后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摔在了榻榻米上。须奈一脸诧异地看着她,试探性地问:“那个……家主,您没事吧?”不过是美国那边的军火商罢了,家主怎么如此反应?脸红了这是怎么一回事?须奈跟随三笠少说也有七八年了,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

另一名穿着和服的男子急步走来,须奈起身拦住。男子低声向须奈说了什么,将怀中的百合递给了须奈。须奈皱了皱眉,挥手让男子退下。转身朝三笠微微鞠躬:“家主,那位耶格尔先生说:‘十分抱歉冒昧打扰了,如果方便的话就见个面吧。如果不方便,也请收下这束花。’家主,这是他送来的百合。”

“他在哪儿?”三笠此刻活脱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须奈一愣:“呃……在、在宅邸门口。”

“请让他进来,以上客之礼相待。”三笠的表情十分严肃。

须奈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随即一笑:“是,家主。”

艾伦坐在榻榻米上,外面是开始飘黄叶的书,满庭院的秋意,也是满庭院的诗情画意。骨瓷杯中新茶透绿,活色生香。杯身上的墨竹,青翠欲滴。艾伦轻笑一声,放下杯子,拿起一块福饼放进自己的嘴里细细品尝。不一会儿,听得拉门拉开的声音,艾伦转头,是穿着白色雪纺衬衫和黑色休闲小西裤的三笠。两个人四目相对,愣了一愣。

“哈哈,三笠真的是变了啊,穿得这么公事公办……”艾伦笑,“不过很漂亮,三笠这么穿,很干练,身材也很棒。”艾伦的笑容很阳光,完全不像美国的军火商那样大腹便便色胆包天。因为两人很早很早就认识了,开一下下小玩笑,没什么。

三笠吩咐须奈无他许可不许任何人过来打扰,之后就拉上了门,在艾伦面前坐下,小声地说:“你别取笑我了……艾伦,你过得好吗?算起来我们很久没见了吧?”

“没什么大事的话过的还是可以的。不过三笠,你的老爸还真是能折腾啊。现在就在我的眼皮子地下折腾,未免也太大胆了。”艾伦道,“最近这道上可不太平,墨西哥的毒枭和金三角那边的掐起来,凯尼又好死不死地插一脚……”

三笠微微皱眉:“你想说的应该不是这些。”

“Bingo(宾果)。”艾伦打了一个响指,“听说你和史密斯家族联手了,还杀了佩德拉?我想……你那无敌的哥哥来找你麻烦了吧?”

三笠猜不透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但也点点头算作是承认了。这本来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现在史密斯家族才是霸主,求得他的荫蔽,才是当今的生存之道。三笠不动声色地饮茶,看着艾伦会有什么举动。分别了好多年,是个人都会有变化。

“你看看这个。”艾伦笑眯眯地拿出了一份文件袋,放到桌上,挪到三笠面前:“这就是我要和你谈的正事,你看看吧,我相信你会很感兴趣的。”

三笠接过,拿出里面的文件,粗略地浏览过一遍后,整个人的脸色骤然一变。她放下文件,眼神锐利了不少。文件里的信息量十分庞大,有一些还是隐秘的关乎加藤家的秘密以及三笠本身的,三笠很好奇艾伦到底是怎么弄到的。

“咱俩五岁起就认识了,知根知底的,这些你以为我是从哪里弄出来的?”艾伦手肘撑在桌子上,双手交叉垫在下巴下面,“我知道的,不然等你看完,我面前将会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三笠看着艾伦,突然轻笑了一下:“懂了。”

艾伦往自己的嘴里送了一块福饼:“如果能够加上你的力量,我们的计划成功率一定会大幅上升的。”

“……好吧,我同意。”三笠将文件放回文件袋里,还给艾伦。

艾伦只是笑看三笠。

“你明白的,三笠。”

三笠凛冽的眼神看向院子:“是的,我明白。”

“合作愉快。”

利威尔收拾了一下自己,去和一群好基友面基玩玩玩。来到咖啡厅的一个角落,小雨和三叔正在帮呦呦拍Lolita私影。King拍拍她旁边的沙发:“Levi坐这!一会儿Toki和他家的sunny也会过来~”

利威尔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这几天真的是睡不好啊……补番好累。”

King哭笑不得:“你这是欠了多久的番没有补啊?你不是号称元老级的阿宅吗?”

“想我今年29即将30,柯南追了十八年,09开始追妖尾,EVA只知道圈钱不出剧场版,新番蹭死看不完,有些我还要去找资源啊。”利威尔一边打呵欠一边拿出了单反。

小雨和三叔以及呦呦拍完了,三叔拍拍利威尔的肩:“我听呦呦说前几天你在你家楼下遇到了一个变态?你小子,怎么老是遇见变态?明明都是个奔三的大龄单身男人了,脸长这么嫩小心被性骚扰啊什么的。”利威尔硬是被说得只能捂脸。

不一会儿Toki和sunny也来了,两个都是长着一张网红脸的男人,一个穿着“邪王真眼”,另一个穿着“脱非入欧”。Toki笑:“告诉你们我勾搭了一个国外的大神,高达组装速度棒的没话说,超棒的摄影师!”他往旁边一站,站在他和sunny身后的一个金发蓝眼透露着一股子贵气 的外国男人微微一笑。

利威尔全身抖了一下,整个人都僵硬了——妈的说变态还真出现了!

眼前的这个人不就是埃尔文·史密斯?

“你好,Levi。”埃尔文一眼就看见了利威尔,微微一笑,向他打招呼。呦呦和King见状,腐女之魂正在熊熊燃烧,而利威尔整个人都不好了。

Toki有点惊讶:“埃尔文你也认识Levi吗?啊,请坐吧。”

埃尔文自然而然地坐到利威尔旁边,笑意不变:“是在网上认识的,在美国有见过一次面,我们之间有很多技术交流,Levi很厉害。”

卧槽你就给老子瞎编吧!利威尔皮笑肉不笑:“是的,埃尔文的技术也很棒。”

一群人都在愉快地聊天,利威尔因为埃尔文的问题觉得浑身不自在,只是偶尔低头玩玩手机。但他确实没想到埃尔文这么了解ACG文化,他也十分喜欢EVA和高达,他真的会摄影并且技术十分好。利威尔一时间愣了神,因为这样的埃尔文他从来没有见过。

而埃尔文只是笑笑,时不时悄悄看一看身边的利威尔。

“埃尔文的中文说的很棒啊。”小雨夸奖道。

埃尔文饮了一口刚端上来的拿铁:“是吗?那真是多亏了我的恋人呢,他是中国人。”然后转头看看利威尔,利威尔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回看一眼,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跟我没关系!”利威尔摆手。

“哦哦哦!求细节!”呦呦和King凑上来。

埃尔文眯了一下眼:“是一个很好的人。而且和Levi很像,不过要比Levi高一点,再温柔一点,再热情一点。”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不过我惹他生气了,他就一气之下回到中国了,把我一个人丢在美国孤零零的,所以我就来中国了。不过说到底是我的错啦,误会他,还做了一些过分的事……”

sunny双眼放光:“追夫or追妻?”这同时也是呦呦和King想问的。

“秘密。”埃尔文笑笑,“不如猜猜?”

哦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追夫没有错一定是顾虑我们不喜欢GAY!BL什么的明明这么有爱!肯定两人之间有什么误会,埃尔文一气之下就狠狠“惩罚”了对方……嘿嘿……Toki呦呦sunny和King的脑洞瞬间就要突破天际了,已经开始脑补总裁攻×草根受的各种H了。

反观三叔和小雨何其淡定,纷纷安慰埃尔文别放弃,女的不行男的也可以的。

埃尔文口中的“他”——利威尔整个人都是遭雷劈的。他看两男两女腐魂燃烧凑在一起叽叽喳喳估计已经讨论到是用后背式还是骑乘还是什么了,利威尔觉得他有些方。

“那个……我去趟洗手间。”利威尔装作淡定地站起来。

“刚好我也要去,一起?”埃尔文站起来,神色自然。

哦真的是想把你弄死的心都有了!你就不能让我好好冷静一下吗?误会?那一个多月的事你要说给他们四个人听分分钟给你写监禁梗总裁文BL小说你信吗?!老子真的很不想看见你啊你能不能麻利点滚开啊!!看见你就心烦还食之无味了你真的在中国没有势力吗连我的朋友圈都混得进你乖乖当你的黑手党老大不好吗?混你妈逼的二次元啊!利威尔在内心咆哮,仿佛小马哥上身。

饶是内心各种神经病咆哮,最后利威尔还是和埃尔文一起去了厕所。

在洗手台那里,埃尔文突然开口了:“你没兴趣知道我为什么能打进你的朋友圈吗?”他蓝色的眼睛笑盈盈的,和刚才无异。利威尔看着镜子,没有说话。

“放心吧,我不会说出我们的身份的。”埃尔文说,伸手到水龙头下,洗了把手。

利威尔转头:“你什么时候走,我不想见到你。”他眼睁睁看着埃尔文,眼底复杂的感情铺陈着,唯一读得懂的,就是疲倦。

“你就不肯退让一步好好听我解释吗?”

“你当年也没肯退让一步听我好好解释啊。”

你知不知道在你身边就是我的牢笼?谁会傻到让自己自投罗网犯了一次的错误不好好吃苦头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犯同样的错误?

两个人之间开始存在不大不小的尴尬。

利威尔有点恼,然后不知道自己嘟囔了一句什么,转身就走。

埃尔文只是苦笑。

这时,埃尔文的手机响了起来。埃尔文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让他微微愣了一下。手指一划:“喂,您好,我是埃尔文·史密斯。”

利威尔回到位置上,Toki指指桌面上的手机:“Levi,你刚才有一个电话。”

“啊?哦……我等会儿就打过去……”话音未落,手机又开始响起来了。利威尔皱皱眉头,他认得出来那一长串号码是国际电话。他在想,是法兰和伊莎贝尔出事了,还是三笠,又或者……是他?

“Levi,你手机的铃声是啥?”Sunny问,“我听得出来哦,我女神奈奈的!”

“《革命机》的OP啊,不是前两年的番了吗?还是你们安利我的还听不出来?”

“我就说这是我女神的啊Toki你误导我!”Sunny转身欲掐Toki。

忽略掉聒噪的声音,利威尔一边走到咖啡厅外,一边接听了电话:“喂您好。”他从不自报家门,万一是他的仇家,号码被分分钟锁定。

下一秒,对面传来的声音令他整个人都僵直了。

“你好,亲爱的利威尔先生。”对方的声音十分和蔼,像个邻家老爷爷。

利威尔的脸色有点冷下来,眼神变得十分锐利:“有什么你就直说吧,我听着呢。”他努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因为他听出了对方是谁,“真不知道您为什么会找上我,皮克西斯先生。”

“呵呵,老头子我向来喜欢和实力强的人合作,因为利威尔是‘人类最强’啊,不是吗?”皮克西斯笑眯眯说道,“我想和你见个面,好好聊聊,怎么样?希腊雅典,具体位置我会发邮件,我等你。”

利威尔沉默了一下:“好。”

“机票会在三日内送达,酒店到时候会帮你预定好,我很期待与你的见面。”皮克西斯轻笑一声,“老东西一个,别的爱好没有,除了捉弄人,就是喜欢亲自安排一切。你不会介意吧?”

“哪里,荣幸之至。”利威尔冷冰冰地回答。

当通话结束的时候,利威尔才发觉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皮克西斯,这个神龙不见首尾的怪老头,谁都不明白他是什么人,他有什么背景,只知道只要是他想得到的,没有什么得不到。利威尔和他人不同,他与皮克西斯接触的最多,他知道皮克西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说史密斯家族是世界的霸主,那么皮克西斯,不过是握着史密斯家族这枚棋子的棋手。

利威尔回去后,看到埃尔文坐在位置上,融入群体中聊得不亦乐乎。利威尔坐在沙发上,端起红茶饮了一口。手机微微震动,提示收到短信。利威尔划开,内容简短得只有两个字:“别去。”

利威尔转过头,看到埃尔文正在看着他,眼神复杂。

短信来自埃尔文。

评论
热度 ( 7 )

© 咸到发苦非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