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not espace(无法逃离)

NO.1
这是利威尔第一次来意大利。夏季,阳光明媚,街道上人来人往的。利威尔站在街角,举起他手中的单反。他一直都很喜欢意大利,一直都很喜欢欧洲,身为中德混血人的他却是一直在中国出生成长。利威尔翻阅着手中单反里的相片,低头专注的样子也惹得路过的妹子们窃窃私语,有的还上前搭讪。当然,都被拒绝了。
利威尔走进了一家咖啡厅,坐到一个穿着白裙子的橘发女孩面前。那个女孩搅拌着咖啡,说:“佛罗伦萨这里好棒,和法国那边不一样。”
“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玩的,佩德拉。”利威尔把单反放进了随身背着的相机包里,点了一份华夫饼,“任务完成以后你爱上哪儿玩就上哪玩我不拦着你。”
佩德拉不满地撇撇嘴,移过一张纸条:“公寓我就帮你订好了,你的身份就是一名旅游杂志的摄影师,哈哈,不过你本来职位就是摄影师不是么?东西也准备好了,你最喜欢的,放在柜子左数第三个抽屉里。时间是一个月,任务完成后他们会帮你联系雇主。”
“嗯,这华夫饼的味道不错。”利威尔三下两下就吃完了华夫饼,“任务完成以后会联系你帮我订机票的。对了,今晚我需要那个地方的基本图,你晚上记得扫给我。”他拎起背包,离开了位置。
佩德拉叫住了他:“诶……利威尔,听说这次……我们连雇主都不知道……”
“不知道就不知道,法兰和伊莎贝尔会协助我的。”利威尔淡淡地说。
“你要平安回来,因为你答应过我要带我去罗马玩的,你不能食言。”佩德拉看着利威尔,近乎恳求地说。
利威尔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走过去摸摸了她的头:“我会回来的,我哪次不回来?带你去罗马可以,你一定要穿JK制服啊,我最喜欢制服妹了,尤其是水手服妹子。”
佩德拉悲伤的心情一下子就被冲散了,她甚至有些哭笑不得:“知道啦知道啦!!关西襟二本线!”
利威尔向佩德拉挥手,离开了咖啡厅。佩德拉看着利威尔的背影融入了人群,她却依然神情落寞——她总觉得,她很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利威尔了。

利威尔来到了公寓,关上门,包扔在沙发上,走向立式橱柜,打开左数第三个抽屉,那是他最熟悉的东西——格洛克,M24狙击步枪,一个三十发满匣的弹匣,还有一把经过氧化处理的精巧军用匕首,还配置红外线瞄准器,100倍的望远镜。
是的,利威尔不是一名普通的摄影师。
他是一名杀手,拥有专业水准的暗杀者。他来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就是为了杀一个人,任务完成后,将会得到一百万的酬劳。
利威尔快速组装好狙击步枪,试了一下瞄准度,满意地“嗯”了一声后又拆掉扔回抽屉里。他又翻了一下其他的抽屉,表情有些郁闷。就在这时,楼道里响起了脚步声,一道女声冲进了他的耳朵里:“利威尔大哥,刚才我和法兰去买了你最喜欢的红茶哦,楼下的店铺什么都有真的是太棒了!!”
“嗯。”利威尔顺手关上了抽屉。
法兰把东西放到了桌子上,笑:“大哥一到一个新的地方找的第一样东西一定是红茶。”
“任务我们都已经看过了,目标是佛罗伦萨的议员。我们了解到在七天以后他将会进行竞讲。利威尔大哥你是打算远距离狙杀还是近距离刺杀?”法兰问,“狙杀的话在他的竞讲现场周围找不到好的狙击点,角度都很偏。”
利威尔拿出红糖,一边看包装说明一边说:“偏一点都没关系,真的没有狙击点的话我们再聊聊刺杀的事。”
利威尔很喜欢和法兰以及伊莎贝尔合作,一个可以提供强大的辅助战斗力,另一个可以做强有力的场外支援和接应,毕竟这两个人都是他培养出来的,合作的时间也足够长,大家都对对方心知肚明。
“大哥,你为什么会接这个单子?”伊莎贝尔有些忧心忡忡地问。
利威尔放下罐子:“一百万美元,钱给得很慷慨。”他接单子从来不看难易程度,只关注委托人给出的价钱和任务匹不匹配,敢不敢给出高价来请他。
“可是我觉得很奇怪啊。”伊莎贝尔说,“委托人从头到尾都是在用网络电话进行联系,声音也经过变声处理过,IP地址也查不到……”
“你认为这是一个圈套?”利威尔问。
“我怕会是这样。”伊莎贝尔轻轻皱眉,“不过是我的猜测而已,不用太当真。”
法兰正色道:“会不会和那道消息有关?那位被称作‘割喉者’的凯尼·阿克曼先生?他……”当即收到利威尔一记狠瞪。
“割喉者”凯尼·阿克曼,于利威尔而言是一项禁忌。法兰刚才的那一番话,显然就是触碰到了雷区。他看到利威尔阴沉的面色,识趣地闭上了嘴。
利威尔深呼吸了几下,道:“明天,去现场看看。”

夏天的意大利对于女孩而言是一个非常棒的度假胜地,手工意大利冰淇淋更是让女孩们爱不释手。一向不苟言笑的加藤家家主也让自己的秘书兼保镖买了一个三色冰淇淋。穿着蜡染碎花的波西米亚吊带长裙和棕色的坡跟凉鞋,使得这位高挑的亚洲女孩颇有东南亚风情。
“家主,您不会酒店么?修行的时间到了。”男人用日语对那少女家主恭敬地说。
加藤家家主,带着八分之一欧洲血统的少女——三笠,平静地看着她的秘书兼保镖,悠悠地说:“我看见目标了。”
她扬起她那黑曜色的眼眸,黑色的发丝飘起来:“须奈,意大利也许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平静。”她的目标锁定在一个穿白裙的女生身上,对方拥有一头橘色的头发,温柔的眉眼。
以及隐藏在裙摆之下的飞刃。
须奈也同样看得出:“拉鲁家的小姐,近战能力十分强悍,而且……而且她与那位的关系非常好。家主,接受这个请求,并不划算。”拉鲁家黑白通吃,涉猎武道,人人自持一身好武艺,又与欧洲原子研究所里的某些负责人利益挂钩,是个亦正亦邪的存在。
“你觉得史密斯家重要,还是拉鲁?”
须奈立即噤了声,说实话与其抱拉鲁那个老男人的大腿,不如去讨好史密斯这个年轻的男人。史密斯家族是意大利有名的黑手党家族,掌握欧洲地下赌场70%的盘口,在经济金融领域也出过不少能人,全球融资的20%由史密斯家族单独操控,是个隐藏的富豪家族。加入拉鲁家的人试图挑衅史密斯家族,对方的负责人只消动动嘴皮子,截住拉鲁家的资金来源,拉鲁家压根连渣都不算。况且史密斯家势力广泛涉及领域多,俨然是世界的霸主!
“她和那个人有没有关系我不介意。”三笠收回目光,道,“那就先回酒店吧,有些事要好好布置。”
“是。”
不远处正在和别的男人交谈的佩德拉转过头来,一眼就锁定在转身离开的三笠的背影上。她轻轻蹙起秀眉,喃喃自语:“搞什么……意大利这是要开始混战的节奏了吗?脸加藤家的家主都来了……”
“谁来了?利威尔?”
“啊?不是……没事……”
不安的情绪在佩德拉的心里发酵着,一整天都在提心吊胆。她自幼对危险有着较高的敏感度,抛却家族因素,这是来自本能的警惕和防御。
“像你这种笨女人,抛开家族不说,杀了你真的没多用处呢,挺浪费时间的。”男人瞥了一眼佩德拉,说。
佩德拉一脚踩在男人的手工皮鞋上:“骂谁笨女人呢老处男?与其去买什么高级奢侈品不如好好赚钱去韩国整个容吧不然拉个皮都好啊,这么老出来诓骗什么花样少女?”
“笨蛋!这叫少年老成有可靠性!”
“你放弃吧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到达意大利的第六日晚,利威尔没有回到公寓。他窝在一栋大厦28楼的一个空置房子里,缩在黑暗的角落里,静静地擦拭着自己的狙击步枪。
他第一次来到意大利,他终于来到了意大利。
“我的家乡在意大利,意大利的佛罗伦萨。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回到我的家乡,我相信你一定会爱上那里的。”
记忆力的那个人在月光如水的夜晚拥抱着自己,对自己说着这些话。现在回想起来,似乎还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气息扑到自己的后颈上,痒痒的。然而现在,早已经是陌路人,不相干。
其实利威尔也不知道这时候怎么突然想起了这个,就是这么不经意就想起了,心口微疼。利威尔是一个杀手,不应该有感情的,但他把身上那少得可怜的最后的温柔和爱意给了那个男人。
利威尔架好枪,走到窗边,眺望着佛罗伦萨的夜景。和中国的城市的夜景不一样,像那个男人说的那样,他会爱上这座城市。
一个人的时候总会胡思乱想,这句话总是没有错的。
这个狙击地点刚好对在议员竞讲结束以后进入的大厦必经的走廊,不用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议员。但在这里俯瞰整座城市,会惊喜地发现它别样的温柔的美意。换言之,这也是观赏城市的绝佳位置。
这个单子不仅开价高,而且是在意大利,所以利威尔来了。
“大哥,现在快要12点半了,你还站在窗前?”蓝牙里传来伊莎贝尔的声音。
利威尔抬头看了一眼深沉的天空,道:“晚安。”

第二日的清晨,工作人员开始进行准备。
八点,利威尔醒来,端好M24狙击步枪,调好瞄准镜。
十点,议员开始他的慷慨激昂的演讲。
十点半,竞讲结束,议员下场。
十一点四十分,议员出现在利威尔的视线内。
十一点四十一分,利威尔扣下扳机。
“砰!”

短信提示音从口袋里传出。
“任务已经完成,目标确认死亡,敬请期待今晚的新闻或者今晚的报纸。”
他无声地笑笑,点击打开另一则短信。
“请求已经完成,很荣幸能获得您的信任,史密斯先生。”

评论
热度 ( 4 )

© 咸到发苦非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