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not espace(无法逃离)

楔子

日本东京
穿着和服的男子端着一个托盘来到了厢房,跪了下来,拉开门,恭敬地说:“家主,您收到一条新的讯息。”
倒立着的少女翻了个身,玉足落地。这是一个高挑的妙龄少女,穿着黑色的运动背心和灰蓝色的健美热裤,露出她线条分明的腹肌,两条大长腿白皙而富有力量。整个人的身材十分匀称,柔软之下蕴含着强大的爆发力。
她走到男子面前,男子双手奉上托盘,上面放着一台Iphone6S。少女拿起手机,活动解锁,上面显示了一条信息。少女点开,粗略地浏览了一遍,秀气的眉毛在瞬间拧成一块,随手就把手机扔回托盘里。
她背过身,看向庭院里的那一棵粗壮的樱花树,叶子依然葱绿。
“现在八月份了,对吧。”她突然开口,声音冷冷清清的。
男子依然恭敬地说:“是的,家主。”
少女摆摆手,男子退了下去,只有一个身影站立在厢房里,若有所思。
“你的出山……到底意味着什么?”
少女的黑发轻轻飞扬。

叙利亚。
“炸炸炸炸你妈的炸啊屁大点事都要炸还让不让人休息会儿啦当鞭炮放了吗不知道污染环境造成噪音污染天杀的老娘真的是信了你的邪啊!!”外面的炮火声四起,一个棕发女人骂咧咧地起床,戴上眼镜就冲出了帐篷,“来个人报告一下情况!”
一个顶着士兵军衔的男人过来:“报告中队长,五公里外发生小规模混战,与我们的维和部队无关,对方使用了迫击炮和重机枪,大队长已经下令派遣小队前去调停了。”
“那岂不是派出了我的小索尼越野车?”中队长在一瞬间就花容失色。
男人一愣:“啊……额,我想是的。”
“我的小索尼啊啊啊啊是妈妈对不起你啊啊啊啊啊!!!”中队长哭嚎着冲向大队长的帐篷,卷起一层飞扬的黄沙。
中队长刚闯进大队长的帐篷,还没哭诉,大队长机智地首先开口:“刚好过来,你看看。”说罢,就把电脑屏幕转给中队长,上面加载的内容让中队长的神情在瞬间就凝滞。
“消息确认属实?”中队长问,扶了扶她的眼镜。
大队长思考了一下:“中国那边的情报好像很准确的样子,你不就是中国籍的军人么?要不你去走走后门问一下国安局?”
“你是傻逼吗?”中队长整个人都要白眼了,“这时候信任我们的国安局不如走黑路看看啊?这种人就是要在黑路火了才能在白路声名远扬。”
两个人开始陷入了沉默,远处的炮火声渐渐停息。
“我们能做的,就是继续我们的维和任务,然后,等上面的人吧。”

中国,G城,国际会展中心。
“哦你看啊,二小姐!!妹子出的超级还原啊啊啊啊!!!拍拍拍!!!”
“不不不,那只岛风才叫正点啊。”
“LL!!LL全员!!质量真的是高到破表啊!!”
“相比起来我更希望见到《进击的巨人》全员啊明明燃爆了!!《GANGSTA》也是不错的!”
在摄影师的嘴炮与拍拍拍之中,他感受到了衣服口袋里的震动。单反挂胸前,小米手中握。他输入密码解锁,手机提示一条新的邮件,来自陌生的电子邮箱地址。他轻轻地蹙眉,点开了邮件。
里面的内容让他的表情在刹那间就垮下来。他冷静地删掉了邮件,拍了拍另一名摄影师的肩膀:“小雨,我就先回去了,你帮我跟三叔说一下。”
“走这么快有事啊?一会儿有联机游戏啊。”
“有事,略急,你们玩的开心就好了。对了,我喜欢JK系列,多拍点哦!”他朝好友小雨竖起了大拇指,随后就急步离开。
到了会展中心外面,他拨通了一个电话:“你有没有收到一个邮件……就是……额……就是他的。”在得到对方的否定以后,他的脸就更臭了,“如果有他的消息,千万不要请举妄动,关于他的委托也千万不要接,我过几天过去你那里。”
“是他的话,他的事我一点都不想碰,多高的价钱我他妈都不干!”

美国,纽约。
“没有5000万美元就想入手这些武器,这些反政府组织的组织人脑子是什么构造?”年轻男子抿了一口82年的波尔多葡萄酒,说,“给我五百万,我就给他30架迫击炮30个火箭筒100把AK47,炮弹钱子弹钱另算。……哦,太贵?那别买啊,又不缺我这一家卖军火的,只要不怕被查被抓最后一窝端就可以了。”
他关掉了通话,摘下了蓝牙,随手扔到了一边。
有人轻敲门:“老板,请您查收一下邮件。”
男子放下酒杯,轻划Ipaid。他打开了邮箱,发现了里面的未读邮件。他点击打开,里面的内容令他玩味一笑。
“你给我进来说话。”
外面的人走进来,男子问:“墨西哥那边的,他们有什么动作吗?”
“大的没有,小的骚乱和火并倒是不少。墨西哥的两个毒枭最近打算缓和一下双方的关系,联手拿下缅甸的罂粟田。但是金三角那边的人都不太好惹,在国际通缉榜上都是红名的家伙。”
“日本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动静,加藤基本不参与此类事件。”
男子微微一笑,碧绿色的眼眸里含着复杂的内容。他说:“我真的没有想过会有他的消息,大概现在打算要热闹起来了。”

意大利,佛罗伦萨。
“遵照您的吩咐,消息已经放出去了,耶格尔先生回复了一个表情。”金发少年说,“可是您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一点都得不偿失。”
另一个金发男人只是笑了一下:“如果不这么做,那个人不会出现在我面前的。”
您见个人还拐弯抹角地约这不像是您的风格啊。少年黑线。
“你是不是在想着这种做法一点都不像我?拐弯抹角地找人,费时又费力,不如动用我自己的人,好歹省点心?“男人一下子就看穿了少年的想法,”这是个好办法,但是对那个人不行。”
少年一愣。此时咖啡机开始咕噜噜噜地响了,自动关闭。少年去盛了一杯咖啡,断送到男人面前。
“难得有人于您而言如此棘手。”
“是你太年轻。”男人站起来,走到门前,将门牌翻了一个面,从“closing”变为了“opening”。
男人微微一笑:“你听说过‘割喉者’吗?”

评论
热度 ( 9 )

© 咸到发苦非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