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的三更半夜

*旁友,江楚了解一下→江波涛×楚云秀
*已交往已见父母,父母设定私设,两人家庭一个上海一个苏州也基本上算作私设
*三更半夜发文时间卡的刚刚好
*2018快乐

“小江过来吃饭吗?”楚妈妈一边用围裙擦手一边对着手机视频问另一头的江波涛,“阿姨做了你喜欢吃的菜呀。”
江波涛笑眯眯:“谢谢阿姨,我就不过去了。我妈也做好了年夜饭,还问我秀秀怎么不过来呢。”
“好吧,那以后有空就过来玩啊,阿姨给你做好吃的,咱们不管秀秀!”楚妈妈是越看江波涛越喜欢,举着手机的楚云秀有点小吃醋了,微微地撅起了嘴。
楚妈妈回到厨房和楚爸爸继续捯饬年夜饭,厨房杀手楚云秀坐在沙发上和江波涛叽叽歪歪。之后江爸爸重演楚妈妈剧情邀请楚云秀过去吃年夜饭,两个人乐不可支。
“我年初一的时候陪我爸妈去逛公园,初二初三去爷爷家和外公家,初四有同学聚会,初五我去找你好不好?”楚云秀掰着手指头数日子,和江波涛说。
江波涛温柔地看着楚云秀:“好啊!周队前段时间推荐了我一家蛋糕店,到时候带你去吃。”
楚云秀点点头,开心得笑出八颗大白牙。

楚云秀和父母一边吃年夜饭一边看春晚,中间楚妈妈问楚云秀什么时候和江波涛考虑一下结婚。楚云秀被吓得差点被虾肉卡嗓,忙说年后和对方商量商量。
江波涛比她小两岁,还在打比赛,而她已经退役了,现在只是作为比赛解说员,偶尔作为特邀做比赛相关的网络直播。江波涛在轮回正处于事业上升期,俱乐部经理对他青睐有加,退役后极有可能留俱乐部做技术指导或者直接进入联盟做赛事运营。如果结婚,楚云秀觉得可能会让江波涛今后的发展有所停滞,所以想着结婚还是等着江波涛工作彻底稳定后再提。
跨年的钟声敲响,楚云秀笑嘻嘻地朝爹妈拜年,拿了两个红包又给父母微信发等额红包。春晚结束后,一家人排队去洗澡准备睡觉。
洗完澡后一点多差不多两点了,擦着头发的时候江波涛打了电话过来。
“新年快乐!红……”
“红包支付宝啦,新春大吉宝贝。”
楚云秀坐到了床上:“谢谢江大帅哥,支付宝的是不是从人家小周那里抢过来的呀哈哈哈。”
江波涛嘴角噙笑:“今晚天气好,你家那里能看到超好看的星空哦。”
“真的啊?”楚云秀趿拉着拖鞋往自个儿房间窗口凑,一拉开窗想看天空的时候,好几个气球突然飞到了自己面前。楚云秀愣了一下,正想谁神经病大晚上朝她窗口,低头看时江波涛开口了。
“我朝你窗口放气球你会不会骂我神经病啊?”
“会!超级神经病!”楚云秀连外套都来不及拿就出了房间出了家,直奔楼下。江波涛倚在车上,看着楚云秀从楼道里跑出来。
“急什么,大冷天就穿套睡衣跑下来,大过年感冒寓意不好。”
楚云秀刚才太激动了,这时候才觉得冷,不过有个很重要的事:“你怎么来了?”
江波涛笑了一下,也冷了一哆嗦:“想你了,等不到初五,就开车过来了。幸好除夕高速路不堵,两个小时就到了。”
楚云秀害羞地笑了一下,轻轻打了江波涛一下:“你傻啊,这么冲动干嘛?阿姨知道你这么发神经吗?”
“我也承认这个举动挺发神经的。不过过来主要是我妈有件事想问你——”江波涛伸手去掏羽绒服口袋,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给楚云秀,“我妈问你愿不愿意等民政局上班了咱俩先领个证,后面再看看找个时间摆酒?”
盒子里,是一枚戒指,楚云秀曾看中的款式。
楚云秀捂住脸,嘴角全是自己收不住的笑容,笑得整个人都在抖,笑得连江波涛也在笑。等楚云秀勉强收住了自己的笑容后,才松开手,给江波涛亲了一口后拿走了戒指。
“记得提醒我找我爸拿户口本啊。”
江波涛也噗嗤笑了,两个人就面对面地笑着,拥抱在一起。
“哦还有一件事啊秀秀,就是……天这么晚了三更半夜的,我没带身份证现在开车回去也挺不安全的,你看……”
楚云秀娇嗔地一拍江波涛:“心机男孩!”

楚妈妈起床后,楚爸爸已经在喝茶看报纸了,楚云秀还没起床。
“这丫头,说好了今天陪咱俩去公园走走,怎么还没起床?”楚妈妈念叨着,正要打开楚云秀的房门。
楚爸爸拿下眼镜,阻止了楚妈妈:“诶……干什么?!丫头不起就不起了,过年好不容易放假,你就让她睡个懒觉嘛。”说罢,拿着眼镜的手指了指家门旁边的鞋架。
少了一双拖鞋,多了一双皮鞋。
屋里两个人一张床,睡得正香。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咸到发苦非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