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团兵爆肝协会/抽梗】交叉记忆(上)

群里的新一轮搞事活动,熊熊提出的清凉一夏灵异二十题

非常荣幸能够抽到大概是二十题里最可爱的一个梗【灵魂互换】

本来是可以写的甜甜的啦,但是为了符合清凉一夏这个出发点我决定写的悬疑一点23333333

思路有点散,分开来发,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你们把这个当做迟到的七夕贺文也可以。






利威尔发现自己变成了埃尔文。

比原本更加高阔的视野,金色的毛发,高壮的身材,这明显就不是自己的身体,更像是自己那个昨天才领证的老公埃尔文的身体。

怎么回事?

利威尔摸遍了全身,没有手机,什么都没有。这样就没办法联系埃尔文,他也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啥贴身的东西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

利威尔只知道自己身处一个古旧的房子里,只有一支短短的蜡烛在燃烧着,只能看清砖头墙壁和锈迹斑斑的烛台,还隐隐闻出了血的味道。

血的味道??

利威尔拿起烛台向四处仔细检查,走着走着听到脚下似乎踩到一滩液体。利威尔举着烛台蹲下来,另一只手轻轻摸起一点,凑到鼻前仔细闻闻。

是血。

利威尔站起来,烛台往前一凑,对面不是墙而是一扇木门。利威尔伸手拉了拉门把,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十分轻松。但是外面的味道更重,血和其他腐坏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冲进利威尔的鼻腔里。

利威尔一个没忍住,扶着门框开始呕吐起来。

 

埃尔文一点都不觉得疼,可是他全身上下都是伤口,右脚脚踝扭伤肿了很大一块。

他也发现了这并不是他自己的身体,而是利威尔的。一个伤痕累累的,他最爱的人的身体。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似乎是在一个公寓里,破损的家具被随意摆放,没有电开不了灯。

埃尔文扶着墙站起来,有点踉跄,晃了一下身形。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三房两厅公寓套房,看得出来这是一家三口住的地方。埃尔文推开次卧的门,发现这应该是一个少年的房间。和客厅的混乱不同,桌子和床都干干净净的,收拾得很整齐。

桌面上立着一个相框,埃尔文走上前,拿起那个相框。外面的玻璃有了斑驳的裂痕,也因为光线太暗,照片上的人看不真切。埃尔文本想放弃,结果发现在教辅书旁有一支小小的电筒。一推开关,发现能亮。

光线转移到相框上,埃尔文的瞳孔猛地一缩——那是利威尔的一家!而且父母两个人,脸上都挂着非常不相称的微笑,一个太假一个太猥琐。

这是利威尔少年时期住的家,这是他的房间。

 

利威尔想起来了,这个是当年轰动全国的7.11特大杀人藏尸碎尸案(此案件为虚构案件),当时的负责小队就是埃尔文的小队,而他那个时候,还没有进入物证鉴定中心工作,当时还在读研。后来进入中心工作的时候,前辈们经常能够拿着这件事来作为例子进行工作上的讲解。

直到现在,这个案件依然是警校刑事科学技术专业和刑事侦查专业以及犯罪心理研究的经典课程事例。

十五个人,十五具尸体,男女老少都有,排列整齐。但是房间的墙壁都被血给糊过一遍了,尸体早就已经开始腐烂,蛆虫在四处爬来爬去。

饶是心理承受能力强大的利威尔,此刻也是被这样的场景吓到腿软。

利威尔倚在门边,一只手紧紧地拿着烛台,整个人在细微地颤抖着。他正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定要冷静下来。回想一下自己当时能够知道的所有关于这个案件的细节。在这个强迫之下,利威尔稍许冷静下来。

当时……被害者名单上有……奈尔和玛丽……埃尔文的大学同学……同属一个专业出身……曾同时处理过一个持枪杀人案……另一名杀人犯逃跑……等等!!!!!

7.11案件中,刚开始是作为一个人口失踪案件来进行处理的。直到最后统计下来的共有十八名被害人,作案人三名,持有枪械,其中一名是外科医生,擅长分解尸体。前三个尸体是分布在不同的城市,一个是被剁成碎肉藏在公园最大的那棵树下,身份是公园的保安;一个是仅分解了四肢和头颅,放在某医科大学的解剖教室里,身份是学校的后勤人员;一个是被吊挂在某个小饭店的吊扇上,腹部有个缝口,内脏全部不见,身份是饭店老板,单身。而其余的十五名被害人,就是在一个墙上都是血的房间里被发现,发现者,就是当时接手处理这个案件的埃尔文。那时候的他,被莫名其妙地迷晕带到这个地方,迄今为止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那里。

利威尔背后全是冷汗。

烛火在幽幽地跳动。

这是埃尔文的……梦?又或者……是什么?

 

埃尔文只见过利威尔的妈妈,是个温柔的女人,笑起来也比这张照片上要好看得多。但是那个笑起来如此猥琐的男人,埃尔文是真的一次都没见过。

利威尔的父亲?

“想见我父亲?没什么好见的吧,我觉得没有必要。”

“他?他就不是个好人。我妈跟他离婚以后,我和我妈就没见过他。可能坐牢去了吧,反正和我们也没关系。”

埃尔文当时就就觉得利威尔对于自己的父亲的态度实在是太奇怪了,他倒是想多问一点,利威尔却是很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所以就作罢了。现在看来,利威尔的父亲真的是很有问题,在这个家庭中可能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

这个家,透着一种诡异。

楼道传来了脚步声,在一片寂静中分外明显,伴随着那个人的胡言乱语,是个男人。埃尔文皱一皱眉头,心想着会不会就是这个照片上的男人?

钥匙的琐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埃尔文关掉电筒放下相框,走到门前。与此同时,门也正好开了,门外是个醉醺醺的男人,和相片上的猥琐男长得一模一样。

“你怎么从学校回来了,你是不是逃课?”

埃尔文还没来得及出声,男人手上的酒瓶一下子就砸在了他的脑门上,清脆的一声。埃尔文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眼前有一瞬间的发黑。他朝后退了几步,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男人晃晃悠悠进来,还不忘关上门。他骂骂咧咧的,什么都说什么都骂,手上半截的啤酒瓶也扔在一边。埃尔文就站在墙边,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又拿来一个小椅子往他身上砸,嘴里还骂着:“你个臭小子,臭婊子生的杂种!就知道吃老子用老子的!现在还知道逃课?!前几天烟头没烫醒你是不是?!”

埃尔文总算是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三两下就把这个酒醉的男人给搞趴下,顺便敲晕对方让他消停会儿。

怪不得有一次利威尔牙疼时那个牙医对他舌头上的那一点点白白的斑感兴趣,那根本不是什么,就是个疤痕。这个身体,在离开了那个男人之后做了全身消疤手术了吧。

埃尔文的心有着细微的疼痛。

这时,埃尔文发现这个男人的腰上好像有纹身。他走过去,掀开衣服,一个龙的纹身横亘在那里。他突然地一愣,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他当年负责的7.11杀人碎尸藏尸案里的唯一一个无名男尸,脸部被毁,唯一的特征就是这腰上的纹身。

和这个醉酒的男人,利威尔的父亲,身上的纹身一模一样。



评论 ( 6 )
热度 ( 27 )
  1. pou咸到发苦非鳄鱼 转载了此文字

© 咸到发苦非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