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到发苦非鳄鱼

写手 脱单狗 COSER 新闻界的颗粒物 团兵盾冬真遥宗凛 巨人漫威全职盗墓free
我是一条绿色的小鳄鱼

【关爱团兵爆肝协会/抽梗】交叉记忆(中)

上篇走这里

本来想趁着老文生日来一发的,但是白天没灵感晚上要开会,所以就……对不起老文。

那就迟祝我们亲爱的杀青一年多老婆没回家的埃尔文·史密斯影帝生日快乐!!!鼓掌23333


是我自己闯入了埃尔文的梦境还是怎么?

利威尔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了,毕竟自己也是经手过了不少大的刑事案件,虽然不及这一件的恶心,但是或多或少都有点心理准备了。

这个案件本身就是非常奇怪,暂且放下被害人有埃尔文的同学不说,被害人之间毫无任何联系。而且到目前为止这个案件还有一个无名尸体并没有被人认领,就算是抓到了犯罪嫌疑人,埃尔文小组也依然觉得这个案件还有什么是他们并没有查出来的。

他镇静下来了以...

2017-10-15

博大精深啊博大精深

我身边的朋友,包括我自己,喜欢中国的古典文化的同时也对日本的古典文化抱走一定的兴趣。
就好比风花雪月,风雅隽美。
日本的风花雪月,是一种细节上的精致,追求的是人的内心深处的一个感情反射。所谓“物哀”,所谓“幽玄”,是一种独立自我的思考,追求着绝望之美的一个内心拷问。凉风,落花,飞雪,冷月。它是一种冷色调,是一种热烈燃烧殆尽后的寂静,是一种归于尘埃的沉默,是压抑的恪守的。
中国的风花雪月,却是一种大场景下的飞扬。是有感而发,是淋漓尽致,也是随心所欲。狂风,飞花,飘雪,霁月。是饮茶问道,是驰骋疆场,是飞叶穿花,是恢宏盛大。我欲执天,谁人阻拦?它是暖的,是胜券在握的骄傲,有柔肠百转喃语旖旎,有潇洒快活放肆...

2017-10-13

哇日。。。。。看空山鸟语的时候看白凤就像看儿子一样真他娘的不争气。
我可怜的墨鸦,活得像白凤的老父亲。
连死前的微笑都不敢截图,哭得惨兮兮。

2017-10-11

召唤师和他的宠物情人

埃尔文是一个严肃的人,非常严肃,不苟言笑。他对待工作非常地认真,战斗时更是毫不松懈,所以感觉特别可靠特别值得依赖。这是雇佣团里的人对埃尔文的印象和评价,他们在战斗时无一不簇拥着埃尔文。
事实上,埃尔文只有对于工作是特别上心。其他方面就是除了利威尔,剩下的埃尔文理都不想理。以前是韩吉帮忙收拾,现在变成了利威尔。

“你这袜子几天没洗了啊?还不止一双??”
“袍子给我脱下来,闻着怎么觉得馊馊的?脱下来给我洗了!”
“昨天我就让你把前天的床单洗了,结果今天我还在篓子里看到它,你是打算要我连着昨天的和今天的三床床单一起洗吗?”

出了门就是高大威猛的英雄人设,回家以后变成了生活无能的埃尔文先生只穿了一条大裤...

2017-10-07

大概剩下的时间写点其他的东西就随缘了吧,因为和小伙伴在准备韩楚的合志,我因为个人原因自己稿子的进度已经严重落后了【自认为】,所以趁着现在不忙赶紧多写一点。团兵的《交叉记忆》修改后希望这个月至少能发中篇,长篇随缘,宠物情人也随缘【这个本来就是随笔而已】。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关注!我粉丝不多,但是大家心意我都收到了!爱你们!

2017-10-07

我突然想到一个脑洞,攻是死神,受是急诊科医生。他们俩每次都会在手术室相遇,为一个人的生命进行拉锯战。受赢了,攻就会离开。反之受输了,攻就会把灵魂收走。在他们俩之间会形成一个隔离场,里面唯一的变数只有受的医术。
哇超想看这个受在救不回人的时候难过得想哭唧唧又没办法哭出来的样子嘤嘤嘤!!!

2017-09-21

我睡前想过来吐个槽。
就是有的时候吧我觉得有些本科生瞧不起专科生,我身边还是有几个就是这样的。
我个人是觉得本科生也好专科生也好,大家怎么说都是在努力读书生活耶,也许人家还是高考失利又不想复读才读的专科呢?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说话做事除了社会点也成熟点嘛。专科生也有最后功成名就的,本科生也有毕不了业的,半斤八两嘛,最后还不是靠的自己努力哦?
大家都是大学生,没必要这样子嘛。就像同样是传媒的,你播音主持的也别瞧不起编导记者。学习上,文化生也没必要瞧不起艺术生嘛。都是人,何必呢?
啊对,没错,我这么有感而发就是我被某个播音主持的同学给嘲讽了,因为我的理想是做法制线记者,梦想是拍法制纪录片,对方觉得low破天...

2017-09-17
1 / 10

© 咸到发苦非鳄鱼 | Powered by LOFTER